医者仁心:吉林“无大爷”重症监护室的779天

  14日,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神经外科1815病房,值班护士正在给“无大爷”擦痰。两年前,“无大爷”在过马路时被货车撞伤后住进这里,由于身上没有任何身份信息,医院一直找不到他的家人。就这样,这位无来源、无家属、无身份的“无名氏”大爷一度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了779天,创下了这所医院患者住重症监护室最长的纪录。

  据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神经外一科主任高宇飞介绍,“无大爷”刚来的时候已经昏迷,多发脑挫裂伤和颅骨骨折,还有多发肋骨骨折和血气胸,危及生命。为抓住最佳抢救时机,医院当即开辟绿色通道,实施胸腔闭式引流和气管切开术,成功挽救了这位伤者的生命。

  但“无大爷”脑部受损严重,术后不能交流,更不能自理。找不到家属,全科的护士就轮流做他的“家属”。翻身、擦体、刮胡子、剪指甲,尤其喉咙处的气管套管频繁有痰喷出,护士们每天都要擦拭数百次。

  在精心照料“无大爷”的同时,医院从未停止帮他寻找亲人。除了通过媒体寻人,还通过公安部门进行了失踪人口的DNA比对,但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上个月,神经外一科护士长任丽霞突发奇想,通过朋友圈寻人。想不到,当天下午就有人来到了医院。这个人正是“无大爷”的儿子李祥,就在几公里外的工地上打工。

  据李祥介绍,“无大爷”本名叫李长志,家住黑龙江省兰西县榆林镇,今年69岁。儿子李祥猜测,父亲当时应该是来长春找自己的。在父亲失踪的两年多时间里,李祥和家人联想了很多种不好的结果,直到他看到工友的朋友圈才知道父亲一直躺在与自己仅几公里远的医院中。医护人员不仅从死亡线上救回了父亲,还像亲人一样照顾着他。

  8月初,在重症监护室住了779天的“无大爷”终于转到了普通病房,身份也从“无大爷”变成了李大爷。有了准确身份信息,下一步就可以处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以及赔偿事宜。

  “‘无大爷’的身体在逐步好转,不久就可以回到老家继续休养。”高宇飞说。


相关文章

治理“狗”事亟须机制约束

【网言】  长期以来,养狗问题一直是争议度较高的话题。近日,济南和西安的做法引发关注。济南自2017年初开始实行养犬登记“信用计分制”,西安则是警方与小区物业联手,对养犬实行登记造册。  许多城市都有《犬只管理条例》等规定,但这些规定对养狗...

NHK纪录片揭露“731部队”罪证:没人能活着出监狱

NHK纪录片揭露“731部队”罪证:没人能活着出监狱

 NHK特别节目《“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学者与人体试验》       播出日期:2017年8月13日       解说员: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所...

可可西里藏羚羊开始大规模回迁

中新社西宁8月1日电 “今天上午11时许,约有80余只藏羚羊在可可西里管理局工作人员的保护下,顺利通过青藏公路,开启回迁之路。”可可西里管理局五道梁保护站站长文尕公宝8月1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藏羚羊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主要栖息在西藏...

网络成瘾的孩子大多遇到成长难题

网络成瘾的孩子大多遇到成长难题

  漫画:张建辉  青少年沉迷网游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沉迷网游导致青少年视力减弱、成绩下降,身心健康受到不良影响,家长和老师费尽心思却往往难以找到有效的应对之策。中小学生沉迷网游的原因是什么?如何引导他们正确使用网络,避免网游成瘾? ...